利升手机登录|荐读丨千万不要和一个深圳人说粤语

利升手机登录|荐读丨千万不要和一个深圳人说粤语

利升手机登录,来源:公众号上流upflow(id: heyupflow)

今天给大家推荐【上流upflow】

上流君研究青年城市文化

尝试用有趣的冷知识

抵御生活的无聊

被读者称为“公号界的一股清流”

相信喜欢我们的你一样也会喜欢上流君

不久前

深圳刚刚被宣布要建设成为先行示范区

消息一出,就冲上了热搜

虽然这里仍属于广东

但不得不说

深圳速度可是越来越国际化了

其中,最外在的表现之一大概就是语言多元

在广州生活两周

哪怕是一个俄罗斯人

都能很轻车熟路地跟你说一句

唔该,借借

然而就算在深圳生活两年

你可能都听不到几句完整的粤语

/来源:上流热心观众/

准确的说

是大部分深圳人都不说粤语

不管是老深圳人

还是新深圳人

这种差别在广州和深圳

两个城市的对比之下异常明显

在广州,

你每天大概能听到至少7、8句“唔该”

只要在广州待超过3个小时

至少都能像模像样地在地铁上

伪装成一个“老广州”了

广州老三区的街头最常见的就是

各种卖着煲仔饭、烧腊、肠粉的小食店

不太会说普通话的收银员

永远会用一成不变的粤语口音问你要“食咩”

/来源:《重庆森林》/

但在深圳,哪怕是在粤菜馆

可能也找不出几个说粤语的服务员

只有去到一些老式的大排档

茶餐厅和城中村区域

才能偶尔听见几句零碎的粤语

上流君询问了30个

在深圳本地生活1到7年不等的人

“上一次在深圳听到身边人说粤语是什么时候”

最近的答案是上一周

这个答案

来自一个已经和深圳本地人结婚的女生

他们的生活中

或多或少夹杂了一些粤语输出环境

但即便如此

粤语在他们的生活环境中

仍然只占极小的比例

三分之一的人表示

听过最多的粤语可能是

房东收租时叫的那句“靓仔”

但基本都被“普通话化”了

在深圳

粤语的很多用词

都是通过普通话的发音来表达的

不怎么像粤语

更像是流行的网络语言

一直以来

大部分人对于深圳本地人都有一种误会

认为本地人就一定会说粤语

其实不然

深圳的本地居民分为两个民系

一为客家,二为广府

客家民系多数在明末清初期间才开始迁入

广府民系则更早几百年

在北宋年间就陆续有迁入

就数据而言

深圳原住民的主流其实应该是客家人

/深圳客家人|来源:深圳市民俗摄影学会/

1979年立市之前的宝安县

使用客家话的户籍人口(56%)

比使用粤语的户籍人口(44%)还要更多

其中广府户籍人口中还包括了9%的大鹏土著

实际的粤语使用者只有35%而已

在1979年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深圳之前

深圳主要通行的语系其实是

粤语莞宝方言和客家语

改革开放以后

大量潮汕人迁入深圳

于是深圳形成了岭南三大民系鼎力的局面

客家话、围头话和潮汕话各有特色

故而,即使是“老深圳”也不是个个都会说粤语

因为粤语本就不算是深圳最主流的方言土语

如今,粤语在深圳也并没有太多传播的土壤

深圳的80、90一代

小时候都是看着翡翠台、亚洲台长大的

粤语的环境得到了很大的保证

但00年代的粤语学习仅仅来自于

父母亲族的单方面粤语输入

却没有场景输出

所以“识听唔识讲”

也是深圳粤语使用状况的一大特色

1980年深圳设立经济特区后

第一批来深圳开荒的外地人

多以广东省内其他地区为主

来到深圳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白话融入环境

所以80年代粤语在深圳

仍然处于一种较为强势的地位

1988年深圳展开了推普工作——

深圳电台频道采用全普通话广播

电视台公共频道除专门的粤语时段

均为全普通话广播

同时也不再为电视广告单独加上粤语配音

除地铁外

所有公交车粤语报站取消

/来源:微博/

对于90年代之后的新深圳人而言

普通话就是最本土的语言

现在,在深圳

即使是本身以粤语为第一语言的人

都会避免在工作场合用粤语沟通

本地人说起粤语来

反而像是外地人了

甚至很多人往往是在共事一段时间之后

通过私下聊天

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是广东人

/来源:微博/

在深圳外来人口分布中

占比超过5%的省份就有5个

在100个人里遇见本地人的概率

可能远远小于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同乡

年轻人的社交场合基本都是省份大乱炖

来了就是深圳人

在这个庞大的移民城市里

来自哪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2018年深圳市的《国民统计公报》显示

深圳全市年末常住人口

(在深圳生活半年以上)1302.66万人

其中常住户籍人口454.70万人

而1979年立市之后

深圳的年末常住人口仅为31.41万

大部分新增的户籍和非户籍人口

都来自于外省移民

尤以湖南人、广西人和江西人最多

甚至不夸张地说

在深圳

说湖南话的人可能都比说粤语的人更多

但深圳也并非没有粤语区

事实上

在八十年代的文化传播中

广府语系更占上风

加上毗邻香港的因素

后来深圳建立地铁的报站语言中

也只加入了粤语而没有客家方言

深圳早期粤语的代表性语言南头话

目前使用人口已不足1万

基本只在南头城及周边村落

而在漫长的客、粤交杂历史上

深圳本土的粤语逐渐发展出了

和一般广府粤语不一样的新特征

被称之为“深圳新粤语”

在很多老广的心里

检验粤语学得过不过关的一个标准就是

能不能听懂黄子华的栋笃笑

前几年

黄子华在深圳栋笃笑专场的时候

就曾经担心地问台下的观众

“你们听不听得懂广东话”

不仅是因为深圳人少说粤语

而且深圳通行的粤语和广式粤语不太一样

深圳新粤语

在语法和词汇上大量参考了普通话

但在语音系统上的复制

则和香港粤语更加接近

听多了广式粤语再听深圳粤语

有时常会给人一种发挥“不稳定”的感觉

真正的老深圳说起粤语来

老广州可能也是听不懂的

都是广东人

与其互相伤害

不如见面大家一起煲冬瓜

现在能够在深圳时常听到粤语的环境

基本上都集中在

珠江东缘的沿江一带及南部与香港新界交界处

事实上

如今“深圳二代”中能够熟练使用粤语的比例

仍然略高于上海对沪语的沿用

但尽管如此

在失去了粤语日常使用空间和使用场景之下

深圳00一代大部分已经是“识听不识讲”

再往后推一代

不知道这仅剩的23.1%方言使用比例

还能够保有多少呢

奇葩的校园雕塑并不少见,有的校园雕塑看重形式主义,千篇一律;有的本身就主题不明、带有令人困惑的喜感或恐怖氛围;还有很多则是被充满娱乐精神、脑洞大开的学生们赋予了各种搞笑内涵。想知道校园雕塑有多有趣?

实不相瞒,佛山可能是全中国富豪最密集的城市,之一。2017年,佛山全市住户人均存款余额也达到了9万元,只比省会广州少1万元,更是甩深圳两条街。佛山人到底有多富有?怎么才能和他们一样有钱?

为什么广东看上去像三个省?

在中国,东北和广东是两个奇葩的存在,东北三省像一个省(点击阅读),而由于语言不同、生活习惯不同等原因,广东省看起来却像三个省!来自佛山的柯小姐跟汕头的福先生第一次见面,寒暄过后,两人亲切地开始用普通话交流。

▼跟四川人吵架,我没忍住笑场了

“你这个人太水垮垮了,做事梭边边,吃饭垒尖尖,吃你妈个铲铲!”连骂人都这么嗲,四川话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胡建人缩不好普通话?

胡建人缩发:“我想你,想打定话给你,想花胆信给你,想弹肝琴给你,想呛首歌给你,想做换给你,想请你喝咖灰,想买泡泡痰给你,想跟你一起吹吹轰,想跟你一起看熏熏,想说糙糙话给你,想电你一面…”

这到底是为什么????

跟江西相比,湖南跟四川的辣都是渣渣

辣中之王的battle里,谁是最后赢家,川菜?湘菜?不不,告诉你,其实是江西菜。吃过江西的辣,香辣麻辣都成了浮云。

▼湖南塑普,全中国最可爱!

塑普天生就是大规模传染性杀伤武器,不管你母语方言有多根深蒂固,一闻塑普必误终身。为什么湖南口音杀伤力这么强?还不是因为塑普全中国最可爱!

东北银为啥都脚着自己普通话害行?

说东北话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他们觉得自己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他们这点蜜汁自信,到底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呢?不好说,戳文章看看。

到北方上大学第一天,南方人笑容逐渐消失

开学季,每个南方人,都会在浴室里与北方人经历一次难忘的赤裸相见。不管是汉子还是妹子,南方人在北方第一次受到心理以及视觉上的冲击,绝大多数在澡堂子里。毕竟除了菜市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五花肉。

你家乡的方言被保留的如何呢?

每人在评论区说一句方言

其他人来猜是什么意思吧!

金诚网上娱乐

最励志的相遇:CBA粤晋首轮上演太理德比
12月16日早盘快讯
共学《条例》、共议问责、共促发展
银保监会8月418张罚单五大行占11% 13人被终身禁业